共青团机关报:"把足球搞上去"已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作者: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 发布时间:2019年03月14日

从2002年第一次踏入世界杯赛场至今,中国足球还从来没有哪一年像2019年这样,在开年阶段就已经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亚洲区40强赛9月开战,留给新一届国足的磨合时间只有半年。

共青团机关报:把足球搞上去已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可以确定的是,阿联酋亚洲杯阵容中多位超过30岁的老将很难再次得到国家队的召唤,国家队到了“吐故纳新”的时期。

老将淡出的同时,“归化球员”为新一届国足提供了人员组合的更多选择。2月23日中国足协超级杯赛,北京中赫国安队球员侯永永替补出场,这是中国足球历史上里程碑式事件。

目前侯永永还无法用中文和队友顺利交流,但从身穿10号球衣代表挪威U17青年队出战,到身穿7号球衣作为本土球员代表北京中赫国安队出场,侯永永对自己未来职业生涯的规划,并不草率。

共青团机关报:把足球搞上去已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这意味着,中国足球加大马力奔向世界杯赛场,用上了一切可以协调到的资源——归化球员登场已成事实,侯永永不是唯一的一个,在他身后,还有至少3名归化球员将在本赛季以内援身份登陆中超。而在“华裔归化球员”之后,还有“非华裔归化球员”成为内援的可能。

现在的问题,在于他们的能力是否可以保证为国家队提供需要的支持。

3月1日中超开赛,3月10日第一个休赛期,时间长达3周,新一届国家队将在这个休赛期集结备战。冲击卡塔尔世界杯的起点,就设定在3月21日开赛的“中国杯”上,新国足“指定”的第一个对手,是不算很难对付的泰国队。

备战2022?“中国杯”成新国足新起点

“中国杯”是一年一届的国际足联A级赛事。2017年首届“中国杯”前,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中国杯”的诞生,经历了长达两年时间上百次谈判的艰苦历程。这项来之不易的、中国境内授权级别最高的国际赛事目的简单明确:为中国国家队提供与高水平球队比赛机会,从而提升中国国家队水平,振兴中国足球。

不过命运总是喜欢和中国足球互开玩笑:有着良好举办初衷的“中国杯”赛事,看似可以多方共赢的国际足联A级赛事,前两届举办效果却和预期出现偏差,其中第二届赛事,还招来众多球迷对国足糟糕表现的强烈不满,难怪有媒体调侃,“国足对不起中国杯”。

共青团机关报:把足球搞上去已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

2017年首届“中国杯”安排在1月中旬,主办方请来智利队、克罗地亚队和冰岛队与国足过招。由于各俱乐部不愿放备战新赛季的主力球员参赛,里皮只能带纯正的“国家二队”出战。首战冰岛0∶2失利,次战点球险胜克罗地亚队获得比赛第3名——逆袭克罗地亚队的结果对“国家二队”而言算是意外之喜,比赛“季军”的说法也无可厚非。

2018年第二届“中国杯”的赛事组织和运作与首届相比有了大幅提升。这届比赛安排在3月下旬国际足联规定的国际比赛日进行,吉格斯率皇马球星贝尔压阵的威尔士队参赛,苏亚雷斯和卡瓦尼亦随乌拉圭队来华,此外还有实力派捷克队作陪。只是这一次全主力出战的国足出工不出力,首战0∶6惨败给威尔士队,次战1∶4不敌捷克队,里皮对此大为光火,甚至懊悔自己选错球员:当时上赛季中超联赛打完3轮比赛,球员精力完全放在联赛当中,而国足已经无缘俄罗斯世界杯的事实,亦让球员失去为国征战的激情。

“国足不能在赛事中受益”,相当于“中国杯”白忙一场。好在今年这项赛事总算可以做到有的放矢——3月11日至3月28日,中超联赛在开赛两轮之后迎来第一个休赛期,在此期间2019“中国杯”牵一发而动全身,甚至关系着今后3年中国足球的整体走向。目前泰国队、乌兹别克斯坦队和乌拉圭队确认参赛,经多方考量谨慎调整赛程之后,3月18日与泰国队的首战不但是新国足竖旗之战,还是卡塔尔世界杯备战周期国足的启航之战。

对战泰国队,国足已有心理优势。今年年初阿联酋亚洲杯赛1/8决赛,国足正是在1球落后的不利局势下奋起反击,最终2∶1逆转泰国队闯进亚洲杯8强赢得一片赞扬。

因此今年的“中国杯”赛事,国足将呈现出与前两届赛事完全不同的精神面貌,中国足球也将从这一刻起拧紧发条,向卡塔尔世界杯发起冲击。

“举国之力”催生“国家俱乐部队”

这一切都在国家体育总局的计划之内。自从“把足球搞上去”上升到国家战略高度,国家体育总局对于足球项目的重视程度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2018年12月27日,全国体育局长会议在京举行。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所作的工作报告再次强调,东京奥运会备战、北京冬奥会备战以及2022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是今后几年体育系统面临的三大任务,“着力提高我国足球运动水平,全面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指示批示,继续推进《中国足球改革发展总体方案》实施,打造能征善战、作风优良的国家队,全面加强足球领域的行业管理。”

由此不难得出结论,在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备战周期内,国家体育总局将集中一切可以动用的资源,为新一届国足创造最好的备战条件。

备战卡塔尔世界杯是今后3年中国足球的头等大事。以重要程度排序,商业联赛自然靠后,极端情况下甚至不能排除暂停联赛保障国足集训的情况发生,而这也是新赛季中超联赛当中,广州恒大和天津天海(原天津权健)“不得不”担负起“特殊使命”的重要原因。

“里皮执教的12强赛后6场比赛,是多年以来国足竞技状态最好的一段时期”“最佳方案是熟悉中国足球的外教带球队征战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2019年1月阿联酋亚洲杯国足止步8强,主教练里皮赛后表示已经履行完执教合同,但上述两点亚洲杯总结达成的共识,使得中国足协还想要借助里皮的力量来完成国家队在新一个世界杯周期的备战。

“卡纳瓦罗执教国家队,里皮顾问”的设想由此而来。

著名的意大利前国脚卡纳瓦罗2014赛季随里皮来到中超,此时距离他宣布退役刚刚过去3年时间,对于“职业教练”而言,卡纳瓦罗尚处于“从零开始”的阶段,广州恒大成为他职业教练生涯的起点。

(编辑:admin)